{事務所雜記}~搬家有感

再過一個星期,我們就要搬進新買的辦公室了,今早,跟大律師一起拉開鐵門,走進辦公室準備和民眾做法律諮詢時,一時間,三年來的回憶蜂擁而至。 回想三年前,大律師憑著一股輸了就從頭再來的勇氣,決定在我們最熟悉及最有地緣關係的三重開業,當時挑上了這個位於三重簡易庭對面的一樓小店面,說小其實容納我們兩個人是綽綽有餘了。 當時十幾坪大的辦公室,只規劃了我的小小助理桌,及一個會議桌,剩下的空間擱在那閒置,當時的我一直覺得,這辦公室也太大了。...

想通

        前幾天,有個好友打電話給我,問我說,她最近有個投資的機會,是朋友要幫她代操,她正好手邊有些閒置的資金,有點心動,但想想有個朋友(就是我)的老公在當律師,先去問問意見無妨,讓自己多層保障。        「他拿走妳的錢,有沒有什麼擔保呢?」我姑且先放下主觀的想法,從問她問題讓她自己想想。        「他說,會簽商業本票給我,還會跟我簽契約,雖然是朋友,一切都按照程序來,讓我安心,也讓我有保障。」聽起來是很有誠意喔!      ...

那些離婚協議教我的事

我們有時候會擔任當事人的協議離婚見證人,其實找離婚證人很簡單,上網Google,可以找到專門到府服務的,只能說離婚實在太方便了,我常常感慨,每次看到新人花那麼多心血籌辦婚禮,動輒要一年半載,但協議離婚卻只要二十分鐘就可以完成。 我們見證協議離婚和一般網路上的離婚證人最大的差別,是在於我們會量身訂做每對當事人的離婚協議,根據當事人協商好的條件,擬定符合當事人真意的條款,並解釋清楚簽下這些條款的法律效果,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做到當事人及我們的兩位證人,同時面對面四人八手一起簽名,並做人別確認,以避免離婚無效的可能性。...

建立您和律師的連結

來函照登~ to律師娘常看新聞一些判決,搞得台灣司法好像很多“恐龍法官”,那到底台灣司法是不是令人失望到要自求多福?還是這只是媒體的危言聳聽?我們是否仍可期待台灣的司法制度?不好意思,我只是想知道,以你身為母親,身為律師的另一半,對台灣司法是否還有信心???若你覺得這個問題不好回答,恕冒昧打擾! 昨天一位網友Pinga Chen網友的留言,答應今天要來跟您聊聊喔!        ...

複雜的事情簡單說

        那天,在捷運上遇到朋友和她剛上國小的孩子,剛好我們的目的地一樣,就一路一起搭乘捷運,平常我的電話很多,因為需要跟客戶聯繫事情,所以一路上電話一直響起。        「阿姨,你在做什麼工作,看起來好像很忙。」朋友的小孩很聰明,看我一直接電話,忍不住問我。        「阿姨的老公是律師,他們是在開律師事務所。」朋友怕打擾到我接電話,先幫我回答了孩子的問題。        「什麼是律師啊!」這年紀的孩子最好奇了,永遠會窮追猛打的追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