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愛情,從現在開始。

我不能說,這是一個真實的案例。 因為,這起碼是比妳想像的數量還多一倍以上的案例。 他走了,留下一個珍貴,而妳卻無法負載的禮物給妳。 我不能苛責妳的少不更事。 換我回到二十年前,我也會以為我陷入的愛情絕對跟別人不一樣。 我也懂妳母親的心情,如果我女兒受這樣的身心折磨,我夜裡也會飛奔去把那個男人的頭捻斷。 妳送走了那個來不及看到這世界的小天使,復仇的魔鬼卻佔據了妳的心靈。 妳說,妳要他付出代價,因為他讓妳誤認的愛情。 女孩,可惜的是,幸或不幸,16歲是法律授權妳品嚐愛情的年齡,雖然妳母親鐵定不同意。...

沒有惡意的背叛?

「偷吃的心態就像…..小時候你偷媽媽的錢去打電動,沒有惡意,也不是一種背叛的想法,我這樣比喻妳聽得懂嗎?」    隔壁桌那對情侶的對話雖然音量不大,但內容之聳動就是會引人豎耳偷聽。這咖啡廳位於西門町,是家近六十年的老店,以前和大律師第一次約會時,他就是帶我來這裡象徵他的老派與品味,我也是在那時愛上他,不,是愛上它們,冰滴式咖啡配上合核桃鮑魚酥。 「那怎麼會一樣!!!」看起來頂多二十多歲的清秀佳人,要她接受男朋友的這種理論,當然做不到。...

法庭外。 那個剛開完侵害配偶權損害賠償民事庭的女律師,脫下了法袍,攤在靠牆的等候座椅上,跟一旁陪同見習開庭的新同事閒扯淡。 「我現在滿手的妨礙家庭告訴代理、侵害配偶權損害賠償還有離婚家事庭,總歸一句,都是外遇惹的禍。」看上去三十出頭,輕熟女,俐落的短髮,慧黠的雙眸,這外型是頗受家事事件當事人青睞的那一款。 新同事還是實習律師,所以法袍還不能上身,但一副蠢蠢欲動的模樣。 「所以說,現在外遇是家常便飯嗎?」...

或許你認為那是故事,卻確實發生在她身上。 「假離婚,為的是我們的將來。」如果不是愛傻了,那也是愛笨了。她信以為真,跟他簽了字。 你猜得到,她卻猜不到,他帶著那個女人雙宿雙飛,更一不做二不休的帶走了兒子。 當然,該做的她都做了,她沒有放過他。 偽造文書、通姦、重婚,該貼的標籤,法官一樣也沒少.可公道呢?也還給她了嗎? 一審、二審、三審、更審,遲來的監護權,雖然伴隨著法官的公平正義,說他對婚姻的不忠誠不值得孩子的學習,說他和那個女人的新生兒,會剝奪對六歲的孩子的愛,說他種種的犯罪行為,不適合擔任孩子的監護權人。...

她沒有後悔過當初的決定,選擇了姊妹們勸阻的人生。 孩子喝完母乳後滿足的微笑,她沒有錯過。孩子在坐在地上把玩著每樣新鮮的玩具的笑靨,她沒有錯過。孩子哭著找母親的時候,她下一秒就出現。孩子的第一步當然是奔向她,第一句開口的,當然也是媽媽。 儘管,和公婆住在一起的生活,如此讓她窒息。儘管,陪伴孩子的快樂得用枯燥繁瑣的家務事和犧牲自己的生涯規劃來交換。儘管,她讓自己暴露在經濟弱勢的風險裡。 沒有經歷過的人,無法體會她飛蛾撲火般,燃燒自己的決心。 而火,也的確灼傷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