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你認為那是故事,卻確實發生在她身上。 「假離婚,為的是我們的將來。」如果不是愛傻了,那也是愛笨了。她信以為真,跟他簽了字。 你猜得到,她卻猜不到,他帶著那個女人雙宿雙飛,更一不做二不休的帶走了兒子。 當然,該做的她都做了,她沒有放過他。 偽造文書、通姦、重婚,該貼的標籤,法官一樣也沒少.可公道呢?也還給她了嗎? 一審、二審、三審、更審,遲來的監護權,雖然伴隨著法官的公平正義,說他對婚姻的不忠誠不值得孩子的學習,說他和那個女人的新生兒,會剝奪對六歲的孩子的愛,說他種種的犯罪行為,不適合擔任孩子的監護權人。...

她沒有後悔過當初的決定,選擇了姊妹們勸阻的人生。 孩子喝完母乳後滿足的微笑,她沒有錯過。孩子在坐在地上把玩著每樣新鮮的玩具的笑靨,她沒有錯過。孩子哭著找母親的時候,她下一秒就出現。孩子的第一步當然是奔向她,第一句開口的,當然也是媽媽。 儘管,和公婆住在一起的生活,如此讓她窒息。儘管,陪伴孩子的快樂得用枯燥繁瑣的家務事和犧牲自己的生涯規劃來交換。儘管,她讓自己暴露在經濟弱勢的風險裡。 沒有經歷過的人,無法體會她飛蛾撲火般,燃燒自己的決心。 而火,也的確灼傷了她。...

 他,就這樣走得無聲無息,連一個句號都沒有。      「妳就是喜歡這樣異國風味。」朋友這樣笑她。她不否認,愛情,沒有特定的形狀,愛人湛藍眼睛,映出的她,水漾漾的,像置身在大海裡一樣。       有人問過她後悔嗎?       怎麼會?身旁的已婚女性,有的像夫家的外籍女傭,有的活在家暴的陰影裡,單身的,則感嘆的銜著愛情的鳥兒不停駐在她們的肩上。       ...

錯的是他,為什麼妳卻要折磨妳自己?

「錯的是他,為什麼妳卻要折磨妳自己?」 大律師此話一出,她的淚水立刻決堤。 他儘可以偷偷摸摸,何處沒有他犯規的場所,他卻把她帶回家。 女人,比你想像的還要敏感多了,床單殘留的氣味與痕跡,不需要CIA,她第一瞬間就發現了! 接下來的日子裡,她從拒絕相信、接受事實、歇斯底里到悵然若失,來到這裡,幾乎剩下半個靈魂。 「都是因為我,他說,如果不是我讓他乏味,他不需要尋求新鮮感。」 他當女人是漁獲嗎?需要新鮮感,你有什麼資格進入婚姻?...

       「我承認啊!我是外面有交男朋友,不過他沒證據,也拿我沒辦法吧!」         哇嗚!像我這樣尚稱良家婦女的人聽到她說的話,難免有點心驚膽跳。大律師則是一副不予置評的表情。       「不是聽說,通姦罪得抓姦在床嗎?」       「是不用抓姦在床,但至少要能證明有性行為。」縱然不認同,大律師還是實話實說。       「那就對了,房間裡的事,誰抓得到,除非他去找徵信社,不過他沒錢,我知道沒個幾十萬叫不動徵信社。」是沒錯,但這位姐姐您也太藝高人膽大了。     ...